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谈情说爱 >

爱—让我如此无耐

发布: 2014-05-20  | 来源:zzdxzk.com  |编辑:现代健康网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
收藏
初见面,31岁的小雅给我的印象是个干练的生意人,但是,聊的时间久了,放下戒备后,她迷茫的眼神以及可爱的笑容都像极了一个天真的孩子。听了她的困惑,我感觉她有点像人生这场考试的高分低能儿:在对外的生意关系上,能拿高分,但是在姐妹情、夫妻情、母女情等亲密关系的处理上,却相对有些低能。希望小雅能直面自己沟通的缺陷,打开生命能量,成为一个在对外对内关系上都优游自如的人。
我和前夫阿诚是今年1月份离婚的
丈夫打了我,我提出离婚
我和前夫阿诚是今年1月份离婚的,没想到,刚过春节,他就反悔了,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发短信,想跟我复婚,我不同意,他就跟我吵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
说到离婚,我也有过错。我当年跟兄弟姐妹住在一起,只顾着做生意,有些愧对他。2007年,我们认识不到两个月就结婚了。他比我大两岁,大学本科毕业,长得比较斯文,而且有一份收入不错的职业。我初中毕业就从老家出来打工,婚后,在朋友的帮助下,开始独立做服装生意。我把哥哥姐姐都叫到广州,跟我一起做,后来弟弟也加入进来。我们一起租住在2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里,每天一起上下班,一起回家做饭,过得热热闹闹。而我跟阿诚的婚姻则冷冷清清。结婚第二天,他就到了外地工作,我们长期两地分居,一个月才见一两次面。我们也很少过夫妻生活,我对这个一直都不感兴趣,去年一年我们只有过两次。我习惯了这种方式,没觉得有什么,也不担心他感情寂寞出轨。我一心扑在生意上,他对我也是忠心耿耿。我是个比较独立的人。结婚这么多年,他没有给过家用。他家里条件不好,很依赖他经济上的支持。在这一点上,我从来没说过他什么。婚后我们在韶关老家买房子,也是我自己出的钱。
我跟兄弟姐妹们的合作终止于2011年,那年年初,女儿出生,我产生了很强烈的回归家庭的愿望,于是提出分家单干。我让阿诚辞了职,打算夫妻一起创业。他说要跟朋友合作做生意,我给了他20万元,结果全亏了,我只好回归老本行,继续做服装。可是,我发现他很不专业,他出差进货只凭自己的感觉,不征求我意见,拿回的货不好卖。我只好让他回到他原来的行业打工。从此之后,我们开始经常吵架。去年9月份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听到他跟他妈妈商量要与我离婚。我心灰意冷,那几天对他态度也不好。有一天晚上,我一个人去看电影,11点才回家。刚一进门,他说这么晚了你才回,女儿刚才摔了一跤,然后就一个巴掌打过来,接着开始踹我。这是他第一次打我,我无法忍受。第二天,我就提出离婚。他提出女儿由他抚养,让我给他10万元,作为房子的补偿(我咨询过律师,我出钱在老家买的房子属于夫妻共同财产,不过那房子现在值70万元了)。以前他带我去看病,花过一万元,他也让我还他,说拿了钱就离。结果,我给了他钱,他却老拖着不离。我觉得他变得很计较,所以开始怕他。
做生意压力大 我患上了抑郁症
离婚后,我不想接他的电话,可是他动不动就以女儿为理由打过来,我觉得很烦。他现在想复婚,我不知如何才能避免打扰。我心里对他是有怨恨的,我患抑郁症五六年了,我觉得我今天这个样子要怪他,嫁给他,他都没有守护在我身边。我事业心很重,但为了他也主动回归家庭,可是,他做生意又不成功,还得我自己打拼。得抑郁症跟做生意压力大有关。我把哥哥姐姐从农村叫出来,非常希望他们能在广州立足。我负责跑货源,如果我不努力,出去拿不到货,生意就做不下去,他们就得回老家。所以,我拼命扩展服装源,得病前那段时间一直在外地跑。
得病后,我变得对什么都不感兴趣,不想出门,不想说话,家务活也不想干,甚至连饭都不想吃,睡觉也睡不着,严重时会想自杀。医生本来建议我服药半年,我没听。有时吃一两个月好了,我就不吃了,过不久就会复发。我生病后,他倒是很关心我,带我去看医生,现在这个医生就是他朋友介绍的。
离婚后,他经常说“我错了,我要改”,但我觉得他根本没改。前不久,女儿过3岁生日,我生意忙赶不回去,恰好我哥哥在老家,我就让哥哥买了个蛋糕送去。他见我没有回家非常生气,竟然当着我哥的面让他妹妹待会把蛋糕扔出去。
女儿在老家,我也没通过电话。我打过几次电话,公婆要么不接,要么就说女儿睡了,我碰了软钉子,就不打了。我不懂得怎么带小孩,对小孩也不感兴趣。女儿出生两个月,我就把她送回老家由家婆照看。她长这么大,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也就两三个月。
姐姐跟我撕破了脸皮
我们兄弟姐妹这些年在广州打拼,赚到了钱,合伙在老家给父母盖了一栋很大的房子。可是,我和姐姐却因为生意而绝交,我觉得她做得很过分。2011年分家时,她把档口夺去了。这个档口本来是我们一人一半花7万多合伙租的,到我们散伙时,已经涨到了20多万元,可是,她只肯分给我当初的本钱。我拿她没办法,因为在租赁合同上签名的是她。分家之后,她故意刁难我,要求我马上把货拉走。更过分的是,她到处跟合作厂家说我不做这一行了,以后多跟她联系。我做梦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对我。我哥起初也站在姐姐那边,他们都不想分家,合伙的时候,都是我一个人负责四处进货,赚钱平分,他们过得很舒服。尤其是我姐,她很会享受,我姐夫家条件比较好,她养尊处优,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会打麻将消磨时间。到广州后,在档口,她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,显得很年轻,尽管她是家里的老大,比我大6岁,人家都以为我是姐姐。那段时间,我情绪低落,抑郁症又犯了,不想出门,半个月不睡觉,也吃不下饭。
我提出分家后半年,哥哥也和姐姐分家了。现在,我跟哥哥嫂子在同一栋楼上租房,也在同一个市场开档口,我们相处得很好,经常一起做饭吃。我估计哥哥心里现在也对我存着一丝内疚,当年他是向着大姐的。我弟弟没有档口,不过他看好了货,我帮他找人加工,每个月也可以从我这里拿一两万元。
家里人也都知道大姐不对,但是也拿她没办法。分家快三年了,我和姐姐、姐夫直到现在都不说话。我感觉自己太善良了,好像人家都在欺负我,我不知道怎样才能保护好自己,不受亲人的伤害。
有意思的是,我家人这样对我,但我在外面走到哪里,总是会有贵人相助。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,我替她看服装档口两三年,吃住都在她家,相处得很好,就是她支持我创业,我很感激。这六七年,我出差去过山东很多次,一切都很顺利,从来没有遇见过坏人。那些山东厂家也很值得信任,我前几天就打了10多万元的货款给他们,让他们发货过来。
我想我是不会跟前夫复婚了。我很难跟他沟通,我做人不喜欢说太多话为自己辩解。他也不知道如何理解体谅我。今年我的生意特别顺,我每天都很忙,我喜欢工作。我想,我得看开些,为了父母,我要好好过。
回到首页